單位的臨時工能否構成職務侵占罪?

日期:2015-10-19

  來源 《刑事審判參考》總第31集

  在我國現實經濟生活中,“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人員”,一般包括正式職工、合同工和臨時工。是否構成職務侵占罪,關鍵在于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人員非法占有單位財物是否利用了職務上的便利,而不是行為人在單位的“身份”。單位正式職工作案,沒有利用職務便利的,依法不能定職務侵占罪;即使是臨時工,有職務上的便利,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單位財物數額較大的,也應當認定為職務侵占罪。

  公訴機關:北京市鐵路運輸檢察院

  被告人:于慶偉

  案 由:職務侵占

  一審案號:(2002)京鐵刑初字第54號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于慶偉,男,23歲,原系北京市聯運公司海淀分公司臨時工。因涉嫌犯盜竊罪,于2001年11月23日被逮捕。

  2001年3月,北京市聯運公司海淀分公司聘用被告人于慶偉為公司臨時工,后根據其工作表現,任命為上站業務員,具體負責將貨物從本單位簽收后領出、掌管貨票、持貨票到火車站將領出的貨物辦理托運手續等發送業務。

  2001年9月21日,于慶偉從單位領出貨物后,與同事王峰、林占江一同去北京站辦理貨物托運。在北京站,于慶偉與林占江一起將所托運的貨物搬入行李車間后,于慶偉獨自去辦理貨物托運手續。于慶偉對北京站行李車間工作人員謊稱,有4件貨物單位讓其取回,不再托運了,并將這4件貨物暫存在行李車間(內有發往山東省東營市的筆記本電腦1臺和發往吉林的臺式電腦1臺、奔II-I866CPU1個、軟驅20個、VIBRA聲卡2個、WD硬盤2個、IBM硬盤1個,總計價值人民幣2.152萬元)。23日,于慶偉持上述4件貨物的貨票將貨物從北京站取出,將其中的20個軟驅藏匿在北京市香山附近其女友的住處,其余物品寄往廣州市于永飛處。當日,于慶偉找來3個紙箱,充填上泡沫和磚頭,到北京站用原貨票將其發往吉林,又乘北京站工作人員不備將站內一箱待發運貨物的標簽撕下,貼上發往東營的標簽。此后,于慶偉將貨物交接證交給北京市聯運公司海淀分公司。

  二、控辯意見

  北京鐵路運輸檢察院以被告人于慶偉犯盜竊罪,向北京鐵路運輸法院提起公訴。

  被告人于慶偉對公訴機關的指控未提出異議。

  三、裁判

  北京鐵路運輸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于慶偉系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侵占本公司的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職務侵占罪,應依法懲處。公訴機關指控于慶偉非法占有本單位財物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但指控的罪名不準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的規定,于2002年7月15日判決如下:

  被告人于慶偉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

  宣判后,于慶偉沒有上訴,檢察機關亦未抗訴,判決發生法律效力。

  四、裁判要旨

  本案檢察機關起訴指控的罪名與人民法院判決認定的罪名是不一致的。這里涉及到一個帶有普遍性的問題:單位臨時工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本單位財物的行為如何定性?

  有一種意見認為,于慶偉是北京市聯運公司海淀分公司雇用的臨時工,不屬于職務侵占罪的犯罪主體,不存在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問題,其非法占有財物是利用工作之便,應以盜竊罪追究刑事責任。這也是公訴機關的意見。

  我們認為,盜竊罪的基本特征是秘密竊取公私財物。行為人之所以采取秘密手段將公私財物取走,一是由于這些財物不在行為人實際控制或者持有之下,二是行為人在主觀上不希望財物所有人或者管理人發覺其非法取得財物。本案中,被告人于慶偉從單位領出貨物在北京站辦理托運手續過程中,對北京站貨運部門工作人員謊稱“有4件貨物單位讓其取回,不再托運”,“名正言順”地公然取走了本單位的財物。由于于慶偉不能使這一行為始終處于不為本單位所知的狀態,又實施了虛假托運行為,以欺騙本單位,使其占有單位財物的行為不被本單位察覺。實際上,于慶偉是以欺騙的方法非法占有本單位財物的,而其實施這一系列非法占有行為的根本條件,是其有經手這些財物的職務上的便利。在整個作案過程中,于慶偉沒有使用秘密竊取的手段,不能以盜竊罪定罪處罰。應當強調,即使于慶偉在作案時使用了秘密竊取手段,由于其非法占有的是自己經手的財物,是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實施的,其行為也不構成盜竊罪。

  按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職務侵占罪的主體是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人員。在我國現實經濟生活中,“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人員”,一般包括正式職工、合同工和臨時工。是否構成職務侵占罪,關鍵在于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人員非法占有單位財物(包括單位管理、使用、運輸中的其他單位財產和私人財產)是否利用了職務上的便利,而不是行為人在單位的“身份”。單位正式職工作案,沒有利用職務便利的,依法不能定職務侵占罪;即使是臨時工,有職務上的便利,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單位財物的,也應當認定屬于職務侵占行為。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款關于職務侵占罪的規定,并沒有對單位工作人員作出劃分,并未將臨時工排除在職務侵占罪的犯罪主體之外。認定行為人是否具有職務上的便利,不能以其是正式職工、合同工還是臨時工為劃分標準,而應當從其所在的崗位和所擔負的工作上看其有無主管、管理或者經手單位財物的職責。只要經公司、企業或者單位聘用,并賦予其主管、管理或者經手本單位財物的權力,無論是正式職工、合同工還是臨時工,都可以成為職務侵占罪的犯罪主體。所謂主管,一般是指對單位財物有調撥、安排、使用、決定的權力。所謂管理是指具有決定、辦理、處置某一事務的權力并由此權力而對人事、財物產生制約和影響。所謂經手,是指因工作需要在一定時間內控制單位的財物,包括因工作需要合法持有單位財物的便利,而不包括因工作關系熟悉作案環境、容易接近單位財物等方便條件。利用主管、管理或者經手本單位財物的便利,都屬于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利用職務上的便利”。

  本案中,被告人于慶偉作為北京市聯運公司海淀分公司的上站業務員,依其崗位、職責,在負責辦理貨物托運工作中具有對相關貨物的控制權。于慶偉正是利用了單位委托其負責托運貨物和掌管貨票的職務便利,采取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將臨時經手的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其行為完全符合職務侵占罪的構成特征。一審法院以職務侵占罪對其定罪處罰是適當的。

本文地址:http://www.tdcrwe.live/n362c3.aspx,轉載請注明出處。

石家莊刑事辯護律師擔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辯護人進行無罪或量刑辯護,代理會見,申請取保候審;擔任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的訴訟代理人。委托律師電話:       

劉律師:135-0321-4347(微信同號)

蔡律師:133-3337-2322(微信同號)   

律所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橋西區自強路127號省招大廈10樓         

北京市盈科(石家莊)律師事務所

0 | | admin |
本文評論
姓名:
字數
    沙巴体育三昇体育哪个好 收获日2最赚钱的地图 主播最赚钱的直播平台 在新疆买货车赚钱吗 全民皆赚自己阅读赚钱吗 金蟾捕鱼3打什么赚钱 漫威 最赚钱的电影公司 梦幻西游手游能赚钱嘛 拾味爸爸靠什么赚钱 大话西游2老区什么职业赚钱 开车赚钱 显示屏 骑马与砍杀战团 占领城市赚钱 梦幻109带74级号抓鬼赚钱吗 2015代理零成本赚钱生意 开超市真的很赚钱吗 淘宝上微商能赚钱吗 绣珍阁赚钱吗